• <noscript id="u6wu2"></noscript>
  • 永定新聞網歡迎您!

    陳潭秋與赤寨會議

    2022-04-21 10:59:03 來源: 閩西日報  責任編輯:   

    陳潭秋與赤寨會議

    □ 林添茂 許慶添 文/圖

    中共一大代表、黨的創始人之一陳潭秋。圖自網絡

    1933年初,中共一大代表、黨的創始人之一陳潭秋裝扮成商人,乘船離開上海,經秘密交通線,取道廣東汕頭、福建閩西,順利到達中央蘇區,先后任中共福建省委書記,中央執行委員、中央政府糧食部長等職。中央主力紅軍長征后,陳潭秋任中共中央分局委員兼組織部長,留在中央蘇區領導開展游擊戰爭。

    1935年2月,中央分局接到黨中央在長征路上發來的“反對大兵團作戰的方針,應在中央革命根據地及其周圍進行游擊戰爭”“徹底改變斗爭方式,一般應由中央革命根據地方式轉變為游擊區方式”的電報指示后,立即召開會議,接受了陳潭秋等人的正確意見,決定把干部和紅軍分為9路,分別向閩西、閩贛、湘南、贛粵等邊界山區突圍,開展游擊戰爭。

    陳潭秋、譚震林按照中央分局決定,率紅軍二十四師的1個營,約400余人,由瑞金西南向閩西方向突圍,前往永定赤寨與張鼎丞等領導的紅軍游擊隊會合,堅持游擊戰爭。這支部隊沖出敵人的重重包圍后,翻越武夷山脈,抵達長汀四都,與由贛南突圍的鄧子恢率領的隊伍不期而遇。于是,他們一起率部向永定方向挺進。經過半個月的艱苦跋涉,于3月下旬到達永定仙師大阜村,與張鼎丞派來接應的部隊會合。

    1935年4月中旬閩西南軍政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在赤寨召開。圖為赤寨村俯瞰。

    大阜村位于今龍巖市永定區仙師鎮,原屬永定縣溪南區,是距永定縣城僅20公里的小村落,其兩面高山,一條小溪流從村中穿過。

    由于沿途不斷進行突擊戰斗,部隊到達大阜村之后,戰士們過度疲勞,都在村子里休息了。第二天拂曉,正當大家還在夢鄉之中,國民黨軍第十師五十二團一部,糾集峰市陳榮光的民團和下溪南鄭良坤的民團共300多人,兵分三路包圍了大阜村。紅軍部隊倉促應戰,情況萬分危急,有些同志驚慌失措。危急關頭,陳潭秋沉著鎮定地對大家說:“共產黨人是鐵打鋼鑄的,即使遇到天大的困難,也要殺出一條血路來,為了黨的事業,為了人民的解放,我們要活著沖出去!”

    陳潭秋立即和鄧子恢、譚震林等人商量研究,決定由鄧子恢、譚震林帶領大部隊突圍,他自己帶領一個警衛班進行掩護。戰斗打響后,陳潭秋帶領一個警衛班,迅速沖向一個山頭,控制制高點,然后連發幾槍,把敵人引向他這邊來。敵人果然上當,像瘋狗一樣朝槍響的方向撲來。敵人越逼越近,陳潭秋在崖石后來回指揮。由于敵人主力被牽制住了,大部隊趁機安全地沖出了敵人的包圍圈。經過激烈的戰斗,陳潭秋率領的警衛班戰士全部壯烈犧牲。陳潭秋在戰斗中因失足,從懸崖上滾下山坡去,頭部受了重傷,右耳朵掛掉了,腳趾也折斷了。

    鄧子恢、譚震林率領的突圍部隊,因為營長臨陣脫逃,一時陷入混亂。這使得鄧子恢、譚震林等領導人處境十分危險。就在這緊急關頭,幸好聞訊而來的永東游擊隊司令員劉永生挺身而出,抓起機關槍并指揮部隊和游擊隊立即向敵人反擊,掩護領導同志撤退,轉危為安。隨后,賴德華、鄭添和和邱其銀率領的文順游擊隊40余人也趕來增援。經過3個多小時的激戰,終于打退了敵人進攻,把敵人趕出了大阜村。等敵人退走后,鄧子恢、譚震林率領部隊返回滿山遍野地尋找,終于在崖下的一個山坡處發現了身負重傷、已經昏迷的陳潭秋。大家連忙臨時扎了一副擔架,把他抬著繼續行軍。在這次戰斗中,我方犧牲30余人,陳潭秋等70余人受傷,被俘100余人(在途中大部分逃脫,后返回大阜找到了部隊)。我方雖然損失較大,但是敵人也被斃傷50余人。

    大阜突圍戰斗后,陳潭秋、鄧子恢、譚震林率部立即撤至杭、永邊境的嚴坑一帶活動,后轉移到西溪的赤寨,與張鼎丞部會合。這時,留在閩西南各縣堅持游擊戰爭的紅軍部隊有紅三團、紅八團、紅九團、明光獨立營和陳潭秋、鄧子恢、譚震林所率領的紅二十四師1個營及各縣游擊隊,共約1500人。在殘酷的游擊戰中,這支部隊不斷充實和發展,保存了有生力量,到1937年仍保存了1300多人,全面抗戰爆發后編為新四軍第二支隊,是南方紅軍三年游擊戰爭8省14個游擊區中保存人數最多的紅軍部隊。

    1935年4月中旬,陳潭秋以中央分局代表的名義,在赤寨村的一個瓦窯里召開中央主力紅軍長征后閩西南軍政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即閩西南黨和軍隊領導干部聯席會議),史稱“赤寨會議”。他向到會代表傳達了遵義會議后黨中央發給中央分局的電報指示,分析了當前革命戰爭形勢,指出留在中央蘇區的紅軍游擊隊,應當緊緊依靠蘇區群眾,就地分散堅持長期的游擊戰爭,就一定能夠打垮國民黨反動派的進攻,使蘇區逐漸恢復起來,迎接全國革命高潮的到來。張鼎丞在會上也作了報告,認為當前任務已不再是鉗制敵人向蘇區進攻,而是擺脫敵人的跟蹤追擊,運用游擊戰術,保存與發展自己,打擊與消滅敵人,恢復和發展革命根據地。最后,會議根據陳潭秋代表中央分局的提議,成立閩西南軍政委員會,選舉張鼎丞為主席,鄧子恢為財政兼民運部長,譚震林任軍事部長,并對工作進行了分工。這次會議是在閩西南革命危急關頭召開的一次重要會議,標志著閩西南黨組織統一領導的形成和實現從正規戰向全面開展游擊戰爭的戰略轉變,對于閩西南紅軍游擊隊堅持三年游擊戰爭的勝利具有重大意義。1936年1月,在上杭縣雙髻山召開的閩西南軍政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對領導班子進行調整充實,增選鄧子恢、譚震林為副主席,這是后話。

    會后,陳潭秋由于病情加重,在黨組織派出的交通員的護送下,化裝成一個南洋華僑,通過秘密交通線,離開閩西永定,經廣東汕頭、香港,轉至上海治傷。1935年8月,陳潭秋赴莫斯科參加共產國際第七次代表大會。后參加中國共產黨駐共產國際代表團的工作。1939年5月,陳潭秋奉命回國,任中共中央駐新疆代表和八路軍駐新疆辦事處負責人。他同新疆軍閥盛世才進行了靈活巧妙的斗爭。1943年9月27日,陳潭秋被盛世才秘密殺害于獄中,時年47歲。1945年,在中共七大上,代表們因不知其犧牲噩耗,仍選陳潭秋為中央委員,他的功績始終為黨內同志懷念。2009年9月,陳潭秋被評為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范之一。

    ?
    吉林小伟无套Gay,淑女人妻被迫沉沦哀羞,中国人在线观看免费的视频1
  • <noscript id="u6wu2"></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