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script id="u6wu2"></noscript>
  • 永定新聞網歡迎您!

    青云高陂

    2022-04-22 10:24:53 來源: 閩西日報  責任編輯:   

    青云高陂

    □  詹鄞森

    我有一座院子,有樹有花的院子,有秦磚漢瓦,有四時風云,有二十來歲的你,有朦朦朧朧的夢想。

    其實在永定高陂,有許多這樣的老院子,有柴火間的人間生息,也有高遠曠逸的達人生活。

    春雨,只是淅淅瀝瀝地下,從瓦片上滴落,從天井滴落,落在院墻內的蘭花上,落在玉蘭或是石榴樹上,亮晶晶的,就勾起你種種的情愫,想找一個人訴說。

    張勝友的北山書院,此時很靜,你就靜靜地讀書,在書中你找到了許多可以說話的人,你自顧自地笑了,心也大了。四方的或者圓圓的天井外面,還有那么大的精彩世界,我真想去看看。

    在富嶺村“五鳳樓”裕隆樓,仰頭看到“父子登科”的牌匾,“耕讀傳家”的楹聯,心就慢慢沉浸在書香之中。

    夏荷,此時開得正好,在西陂天后宮的濕地,迎著風,迎著日,亭亭玉立著。這里的老院子是有信仰的,香火中人進人出。宅中有園,園中有屋,屋中有院,院中有樹,樹上見天,天上有月。

    這時候,戲班子來了,十番音樂響起來了,孩子們都跑來了。孩子們好奇地問,為什么高陂出了那么多文人、作家?從北山走出去的作家張勝友曾說,我生在那里,長在那里,那里的一草一磚,都是我生活的記憶。我愛我家的小院子,愛那里的人們,我的作品就源源不斷地出來了。

    作家們都是愛花的人,有的院子,有滿架的薔薇,牡丹芍藥錦簇如云。有的院子,潔白清香的槐花落了一地。在上洋遺經樓的老屋,一位作家說,這是我深藏已久的兒時夢,我真怕觸摸她,怕寫不好她。

    秋月,是婉約的、皎潔的,大而亮,并不耀眼。割完稻子,打完谷子,收好豆子,摘好果子。在豐收的季節,各樣的民俗活動都有,迎春牛、抬菩薩、十月半,是色彩斑斕,香艷可餐的,大飽了眼福與口福。

    這時候的院子是喧鬧的、火熱的。很多的讀書人都到外面去了,去闖蕩市場,去建功立業,去追逐夢想。據說挖金子的鄉賢,從高陂走出去,做成了世界第一大金礦。此時的圓月,也該照耀在這一座座金山上,為這金山鍍了一層銀!

    這時候的院子很高遠,月光照在木樨花樹上,照在蘭花的葉子上,給那些綠葉涂上了銀色、黃色。這時有晚歸的燕子或麻雀,在屋檐下互相親昵。此時,邀三五好友喝茶,聊遠近的家國事,看清光從樹間潑灑,瀉滿一地銀子,閑聽鳥鳴聲聲。

    冬陽,南方的冬天不冷,我們最愛的是家里的柴火灶,爐膛的柴火跳躍著,烘著手,也映紅了母親的臉。這時候,我們不管走了多遠,都想回到老家,回到自家的院子里。那里有媽媽的味道,有老字號的味道,有濃濃的鄉愁。時光慢慢變老,我們又變成了媽媽身邊的孩子。

    院子不求多大,但一定要有花,陪我度過春秋冬夏。經歷歲月風華,看淡人間清歡。無數南來北往的里民、客商、讀書人,經過高陂橋,走向大世界。此時有蓑衣老農,牽牛而過??丛凭碓剖?,川流不息,都是一個個古老又新鮮的故事。

    橋上有亭,亭上有聯曰,“一道飛虹人在青云路上,半輪明月家藏丹桂宮中”,這是清乾隆舉人王見川的感慨,人在青云路上,心在丹桂家中。

    時光流轉,格物致知。如今身處信息時代,我們依然感受自然、四季的變化。雙腳踩在泥里,感受土地的生氣。春種芍藥牡丹,夏聞清荷紅榴,秋觀山菊凌霜,冬有雪梅初綻?;ㄆ谌鐗裟昴曛?,四時景致皆成趣,一切都是家園的味道。

    高陂老院子,便是我們與自然最好的臍帶粘連。外面的世界很大,奔騰喧囂,我們卻在老院子的雅舍里,細嗅薔薇花香,擁有春秋冬夏,擁有勝友如云。

    堂上燕子自去自來,水中白鴨相親相愛,腳踏實地地生活,晨起讀書聽風,月夜相照來伴,吃酒喝茶,聽曲悠揚,看書做夢,自由自在,只生歡喜。

    人生沉淀于這沁著花香、茶香、稻香、菜香的小院之間,心中便有詩和遠方,何需跨越萬里尋覓?


    ?
    吉林小伟无套Gay,淑女人妻被迫沉沦哀羞,中国人在线观看免费的视频1
  • <noscript id="u6wu2"></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