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script id="u6wu2"></noscript>
  • 永定新聞網歡迎您!

    課堂橋,承載榮光再出發

    2022-04-27 09:45:09 來源: 閩西日報  責任編輯:   

    課堂橋,承載榮光再出發

    □ 賴守銘 鄭榮平 文/圖

    圖為新修建的課堂橋。

    永定區湖雷鎮象基村課堂里新建大橋竣工通車了。該橋為預應力混凝土空心板式結構,有5個橋墩,全長96.3米,寬10米,瀝青橋面,附加人行通道,南北走向,橫跨永定河,總投資433萬元。

    湖雷鎮有兩座名山——瑞堂山與楓山,夾在兩山之間的永定河從東向西,緩緩流淌。明末清初,永定熊氏靜齋房第九世國可公,從上湖雷新屋大圓塘,遷徙到瑞堂山下的一個小山岡上,前面有一口水塘,他就在水塘前的山岡上建房筑屋,立業開基。據說這口水塘曾獲得朝廷誥封,此處就被人們叫誥塘里。隨著村落人口增加,村民在瑞堂山腳下的誥塘里附近興建眾多土樓。人們便以最先建房筑屋的岡上為界,把誥塘里分為上誥塘與下誥塘。清道光年間,熊氏十三世克揚公、克昌公兄弟經營有方,積蓄較多,重視教育,就在土樓群中規模最大的和興樓里興建私塾,誥塘里子弟在此就讀,后來,多人高中秀才和舉人,遠近聞名。由于“課堂”與“誥塘”的客家話讀音大體相同,村民以此為名,稱此地為課堂里?!吧险a塘”與“下誥塘”也相應成為“上課堂”與“下課堂”。

    村民不僅在瑞堂山下開荒種田,也想方設法到永定河對岸的楓山開荒種植,還需與對岸村莊結親交往。因生產生活需要,村民夢想能夠建造一座橋,直接來往永定河兩岸。

    新中國成立以前,由于科技落后,經濟底子薄,課堂里人根本沒有能力建造橫跨大河的橋梁,只能在村落前的永定河邊設置一處渡口,選擇那些熟悉水性、善于撐船的人作為固定渡工。渡工的報酬一般由本村落的公田、公產支付,凡是本村人過渡,一律免費,外村人過河則需付過渡費。由于渡口正對楓山頂峰,旁邊又有一棵楓樹,人們就叫它為楓山渡口。渡口邊有一間簡易房屋,一方面提供等候過渡的人休憩納涼;另一方面也出售一些土特產品,賺取一點生活費,人們稱之為楓山店子。有一個名叫阿州古的廣東人,不知是何原因,千里迢迢來到楓山店子渡口,在撐渡謀生的過程中,給人們留下美好的印象。

    1927年春,課堂里的熊志華(原名熊洞標)與阮山、林心堯、盧肇西等革命者經常在和興樓內開會,秘密商討成立農民協會、發動永定湖雷暴動之事。

    據熊志華《在秘密的交通線上》回憶: 一天,天空下著滂沱大雨,熊志華待在家里,忽聽得門外河邊有人嚎叫,發現是兩個外地來的穿著黃軍服的匪兵,被雨水淋得濕漉漉。熊志華從心底里憎恨只會強搶農民財產的匪兵,看到兩人身上的槍時,心生一計,走出屋來,問道:“兩位老總去哪里?是不是走錯路了?”兩個匪兵躲到屋檐下,端著槍威嚇道:“窮鬼,我們肚子餓了,快給我們搞飯吃?!?/span>

    熊志華把家里僅有的一點米倒了出來,做飯過程中,得知兩個匪兵是軍閥陳國輝部的通信兵,從永定到龍巖,遇上大雨,走錯了路。熊志華故意說:“老總,橋被大水沖掉了。去龍巖,要從楓山店子處渡河過去?!薄翱旖o我們帶路!”一個匪兵趾高氣揚地說。

    熊志華正要去找人,卻見熊樹源袒露胸膛,冒著大雨,跑進屋來。他是一個自衛隊員,綽號叫“水?!?。熊志華做了一個手勢,熊樹源心領神會,二話不說,就走開了。一刻鐘工夫,熊志華領兩個匪兵,沿著泥濘路繞行,大雨里走了許久才來到河邊熊樹源的船上。兩個匪兵心里害怕不敢上船。熊志華指著小船說:“上船吧!別說你們兩人,再加三個人,他也敢打保票安全把你們送過河去?!毙苤救A說著時,往小船里走去。兩個匪兵放下心來,跟著走入船里。到了河中心,熊志華用力一蹬,小船幾乎直豎。兩個匪兵“哇哇”仰面躺在船上,一個匪兵把槍丟在船艙里,人翻落在河里去了;另一個匪兵竭力想站起來,熊志華趕上一步,拔出小刀,捅入他的胸腹,結果了他的性命。兩人繳獲兩只大蓋槍,相互對望,得意地笑道:“我們現在已經有兩把槍了!” 從此,湖雷農民協會擁有武器,革命隊伍不斷壯大,成為永定暴動的有生力量。

    后來,熊志華用木船過河,走出大山,成為著名的中央紅色交通線四大武裝交通員之一。熊清標、熊庚標、熊文標等許多革命青年,加入赤衛隊、紅軍;船工熊炳華、熊樹源作為一個地下交通員,還秘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經常用渡船將對岸的游擊隊員撐到課堂里的秘密地點,召開會議,同時為革命隊伍護送人員、運載物資、傳送情報、傳遞信息等。

    1947年農歷五月初二深夜,劉永生、魏金水、張昭娣和賴祖雄等人率領閩粵贛邊委機關工作人員和游擊隊員200多人,從龍峰公路邊的甲口方向走來,去上北的缺背,要在楓山店子過渡。渡工、共產黨員熊炳華渾身是勁,叫上熊光標、熊定標等人,加上游擊戰士的協助,六個來回,把全體指戰員順利撐渡永定河,向瑞堂山上的缺背轉移。不料,楓山店子為游擊隊戰士渡河的事泄露了,五月初四,課堂里的熊光標、熊定標、熊斯汶、熊炳華、熊仁升5人被捕,先是沿著湖雷集鎮游街示眾,后被押到雷屋崗槍殺。

    1970年代中期,在開國少將熊兆仁的關心推動下,以坎市的清溪與湖雷象基村的交界處——賣橋壩,修筑攔水壩。沿山麓開鑿水渠錦溪圳,在上課堂落差最大處興建湖雷水電站,建鐵索橋,在河中間砌筑一個大橋墩,四條大鐵鏈分別鏈在河的兩岸。鐵鏈上橫鋪木板,橋兩邊上下兩條鐵鏈當作扶手。這種橋沒有正式名稱,叫做鐵索橋。鐵索橋建成后,楓山店子的渡口逐步荒廢。

    1982年,永定縣順應民意,決定興建課堂水泥大橋。該橋河中心有一個橋墩,2個大拱、9個小拱,總長50米,寬3.5米,兩邊各有0.6米的人行道。由于當時資金不足,未建橋欄桿。幾年后,村民向永定縣交通部門反映,請求撥款補建橋欄桿。由于橋建在水電站旁邊,人們就叫它為電站橋。

    經歷近40年的風雨侵襲,電站橋梁受損嚴重。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逐漸提高,來往車輛越來越多,原來的電站橋面顯得窄小,已經無法適應新時代的發展,課堂里民眾祈盼建新橋的愿望更加強烈。于是,從2017年開始籌建,歷經四載,終于在楓山店子下游不遠處修建了另一座橋梁。大橋如期建成,寬敞安全。課堂里村民經過討論,決定把這座橋取名“課堂橋”。

    課堂橋只是永定河上一座普通的橋,卻承載了課堂里人民的光榮與夢想。由撐渡到鐵索橋,又到石拱橋,再到混凝土空心平板橋,經歷了三次嬗變,橋變得越來越寬敞,越來越緊固,百姓生活越來越便利,這是國家富強,人民富裕的縮影。課堂里鄉親們從此在鄉村振興的新征程上闊步前行。

    ?
    吉林小伟无套Gay,淑女人妻被迫沉沦哀羞,中国人在线观看免费的视频1
  • <noscript id="u6wu2"></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