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定新聞網歡迎您!

    【福建日報】中央紅色交通線入閩首站:“一門七忠烈”的伯公凹小站

    2022-09-22 11:08:17 來源: 福建日報  責任編輯:   

    中央紅色交通線入閩首站:

    “一門七忠烈”的伯公凹小站

    □ 福建日報記者 張杰 戴敏 通訊員 陳淮

    白露過后,閩粵交界處的龍巖市永定區城郊鎮桃坑村伯公凹自然村,天氣微涼,林深苔滑。

    陽光下,伯公凹交通小站鄒氏祖宅仍屹立在深山密林當中,這座兩層土木結構的房子外墻上,煙熏火燎痕跡依然清晰,記錄著當年那段崢嶸歲月。

    “為了守護中央紅色交通線,當年,伯公凹的群眾幾乎家族式參加交通站工作,不足30人的村莊有10多人為革命獻出寶貴的生命,涌現了‘伯公凹七英烈’紅色交通員英雄群體?!辈冀煌ㄐ≌局v解員鄒廣敦講述著那段血與火的歷史。

    90多年前,中央紅色交通線就是從這里自粵入閩,由白區進入中央蘇區。

    山高水長路多艱,紅色交通線是交通員用雙腳踩出來,用血汗聯結而成的。這條綿延3000多公里的交通線上,創造了從未有護送的干部被俘或犧牲的奇跡,這一切離不開交通線上眾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

    走進龍巖市永定區中央紅色交通線紀念館,迎面可見一幅“中央紅色交通線示意圖”。曲折綿延的交通線,仿佛血管般在閩粵贛大地延伸開來,這其中,伯公凹毫不顯眼。

    可實際上,伯公凹小站地理位置特殊,不僅是由粵入閩第一站,也是白區進入蘇區的第一站,更是紅色交通線水路進入陸路的第一站,成為能否平安進入中央蘇區的關鍵站點。

    中央紅色交通線建立之初,伯公凹隸屬于廣東大埔的埔五區。為配合接應大埔青溪交通站的工作,原大埔地下黨委負責人之一、組織參與埔北暴動的伯公凹人鄒作仁,配合大埔站站長盧偉良回到伯公凹,組建家庭式交通小站,以接應青溪交通站的工作。

    “我的曾祖父鄒端仁是鄒作仁的親哥哥,當時是赤衛隊的班長。為了組建這個家庭式交通站,鄒作仁申請將我曾祖父調了過來,負責小站的日常工作,是小站的主要負責人之一?!编u廣敦說。

    1934年7月的一天,鄒端仁帶著兩名交通員從青溪挑著食鹽回伯公凹,不幸在黨坪被捕。被捕后,鄒端仁寧死不交代鹽的秘密。惱羞成怒的敵人將他吊在大樹上,嚴刑拷打后射殺,并在他的尸體上淋煤油點火焚燒。鄒端仁的兩個女兒鄒桂英和鄒春英當時趕到了現場,大女兒鄒桂英回憶說,她去收尸時,父親已被燒成咸魚干一樣,自己此生便再未吃過咸魚干。

    那一年,鄒桂英17歲,鄒春英13歲。父親犧牲的慘烈場景,給兩人留下了永遠的心理創傷。作為鄒家第四代,雖然已講述了許多次,但每每說起這段歷史,鄒廣敦也忍不住哽咽。

    伯公凹的歷史,是鄒氏一族用鮮血和生命,前仆后繼守護中央紅色交通線的歷史:鄒振發,1931年4月被敵人殺害;鄒春仁,1932年冬為掩護陷入敵人包圍圈的其他同志及由其護送的電臺配件轉移,將敵人引開后戰死;鄒作仁,1933年護送擦槍油時在大埔三河壩被捕,后遭敵人秘密槍決;鄒昌仁、鄒佛仁因叛徒出賣,同時被捕,受盡折磨后,鄒昌仁被挖心,鄒佛仁被砍頭;鄒啟龍,在參加交通線的守護后,于1949年3月犧牲于永定縣溪南戰斗……

    在龍巖永定區博物館內,收藏著三枚銀元,是伯公凹交通站接待過的一位“客人”留下的。一路上,這位“客人”化裝成講法語的牧師、商人,前往紅都瑞金。

    “客人”由上海經潮州潮安而來。在開往潮安的火車上,突遇查票員查票。同行的交通員立即站起來擋住“客人”,同時把車票交給檢票員,三言兩語岔開話題,分散了檢票員的注意力。一場可能的危機有驚無險化解。到達目的地后,“客人”電告中央“一路順風,平安到達‘娘家’”。原來,他就是化名為“伍豪”的周恩來。

    就這樣,一位位領導干部,一擔擔重要物資通過伯公凹成功轉移至中央蘇區。像鄒氏一門一樣,更多的交通員,由于保密要求,至死也未被他人甚至家人知曉他們的工作,成了無名英雄。

    是什么讓他們如此義無反顧地戰斗在這條隱秘戰線?

    “當地的貧農們被舊社會‘三座大山’壓著,無立錐之地,最迫切的愿望就是分田。直到紅軍來了,貧苦群眾才有了田地,有了飽飯吃,因此革命熱情高漲,紛紛請求加入紅軍鬧革命,鞏固紅色根據地的蘇維埃政權?!编u廣敦說。

    在沿線人民的支持和保護下,這條長達3000多公里的中央紅色交通線,從1930年建立,一直堅持到1934年紅軍長征出發之后,其間從未發生重大泄密事件,被稱為“摧不垮、打不掉的地下航線”。

    ?
    无码AV 厨房玩朋友娇妻,又爽又黄无遮挡又刺激的网站,无码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不卡